您当前的位置: 昆明休闲会所=昆明伯爵会所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 > >

公司新闻
桑拿会所小伙意外获得百万资产
来源:是是是 时间:2018-02-23 13:26
       

 

盡管我的內心傷痛無比,哪怕取出滾熱的心讓她明白我的好,我都願意,但我仍是選擇了默默地離開,沒有再去苦苦地糾纏。

 

『龍盛灣』在我們這個小城名氣非常大,這個時間段本應該不是洗浴中央最忙的時候,但我們來時,門外的泊車位已經停滿了車,一個穿戴保安制服的中年男人,許是中午的小酒喝高了,赤紅著臉,揮舞著手臂,硬是不讓我們的車開進去。我不再驚懼,不再逃避,我勇敢地站了起來,迎向來敵重拳痛擊!

 

一張巨大的網,由此一點一點地撕開了……

 

忽如一夜東風來,大小桑拿遍地開。下戰書3點多鍾,原本是一天裡最溫暖的時刻,卻刮起了刺骨的寒風,陰霾的天空中徐徐地飄起了雪花。

 

人們兜裡有了錢,一個比一個講衛生,吃飽喝足了之後,無論是牛皮哄哄經商的,仍是腆著肚子當官的,也無論是打麻將贏錢的,仍是倒賣地溝油昧著良心發財的,只要是當家的老婆,或者敗家的小情人一不留神兒,便會吱扭一聲溜出來,邀上一幫摯友奔向有著桑拿的地方。

 

剛過完2011年春節,從繁忙的應酬中解脫出來的人們,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崗位,安安穩穩地上起了班。那濃濃的血腥,以及無所不在揪心萬分的恐

 

怖,時刻籠罩在我的附近,使我深陷其中無法自拔。

 

可是,當我無意偶然一次聽說她得了可怕的白血病,卻由於沒錢醫治而拋卻治療,我一下子坐不住了,完全健忘了她甩我的時候刻薄的言語。

 

無論是沿海發達城市,仍是我們這兒相對閉塞的內地小城,桑拿洗浴中央仿佛是在一夜之間,開遍了城市的各個角落。

 

有桑拿的地方,天然是各色美女出沒最多的地方。

 

我急需大把大把的錢為她看病,只要能減去她的病痛,只要她能夠健健康康地活下去,哪怕失去我的一切我也願意。

 

我無意間觸動的一個驚天大案,徐徐地浮出了水面。

 

桑拿真是一個好去處,不僅可以泡泡澡,洗去一身的疲憊,還可以躺在小包間松軟的床上,敞著懷、喝著茶、吸著煙、聊著天,海闊天空無懮無慮,放松了一切,聊著男人們感愛好的話題。

 

我在一家桑拿洗浴中央,意外獲得了一百萬,誰知這裡面卻躲藏..

 

有猶豫,讓他開車來接我。

 

我在一家桑拿洗浴中央,意外獲得了一百萬,誰知這裡面卻躲藏..

 

兩位老男依然癡情地望著電梯門,我心中暗樂,從兩人身旁走過,其中一位緊追一步問鄭魏:『兄弟,剛纔那位小姐說是幾號?』

 

鄭魏與他開玩笑說:『83號,大哥是不是看中了,小弟讓你先上!』

 

老男哈哈大笑:『兄弟客氣了,我們過來談點事,沒時間消受,仍是你留著享用吧。

 

說甩就甩了,一點兒挽回的餘地都沒有。

 

停好車,我們倆走進大廳,我就說他:『怎麼這麼大的火,跟保安賭什麼氣,一點小事值得嗎?』

 

鄭魏說:『這他媽的什麼保安,哪有他這樣做服務的?我們來這兒就是要開心取樂,乾嘛要受他的氣?這家伙要是在我的公司,早給他辭了!』

 

『他服務立場是分歧錯誤,可你也不能打人吧,多粗俗啊!』

 

鄭魏睨著眼睛望我,淫笑著說:『靠,嫖娼仍是犯法的呢,那你還來!』

 

暈死,跟他這樣的粗人沒有共同語言了,我沖著不遠處一位服務生大聲嚷嚷:『你磨嘰個鳥啊,沒看見我們都來好長時間了嗎,怎麼還不拿手牌?』

 

服務生顛顛地跑過來,說:『對不起大哥,今天人太多了,讓你們久等,歉仄歉仄!』

 

『嗯,小兄弟服務立場不錯,好好乾,有出息!』

 

『謝謝大哥誇獎,玩得開心哈!』

 

服務生賊笑的比鄭魏還流氓,拿來兩雙拖鞋周到地擺在我們眼前,我們坐在沙發上脫去皮鞋換上拖鞋,服務生把皮鞋收進去,分別遞給我們倆一人一個手牌,我看了一眼,是502包間,便徑直走向左側的電梯,按下五樓的按鈕。

 

我已經二十九歲了,早已過了純情幼稚的春秋,我不知道為什麼偏偏就忘不了她。

 

我在一家桑拿洗浴中央,意外獲得了一百萬,誰知這裡面卻躲藏..

 

黑惡勢力以及他們的保護傘們,對我刑訊逼供追蹤暗殺,電影刀的撕裂撞擊,咆哮而過的槍彈,總在我的耳邊回響。』

 

來這裡能談個鳥事?老大哥色迷迷的眼神早已透露出說話不實誠,我本想也逗他兩句,提醒他們有沒有帶足匯源腎寶,見旁邊站著的那位黑黢黢的漢子,臉上寫滿了人世滄桑,分明不像是個好纏的主,摸不清他們的來頭,我仍是少惹事為妙。

 

於是,激動了的人們按耐不住激動的心情,甚至有些一早就是懷揣著激動的心情專程趕來的,眼裡閃著賊綠的光,挑選出滿足的女孩,或推拿松骨,或嘿咻健身,總之,桑拿休閑洗浴城的服務層出不窮,正應了那句老話:只有你想不到的,沒有他們辦不到的。

 

也許我的誠心打動了上天,我在一家桑拿洗浴中央,意外獲得了一百萬!

 

為了保住這筆飛來橫財,我經歷了凡人難以想象的恐怖。

 

與我們一起上來的另外兩位中年客人,和我們一樣,瞪大了眸子子,在美女的身上掃來蕩去。

 

鄭魏問美女:『你幾號?』

 

美女的聲音好甜,嗲嗲地說:『我是83號,現在我要上鍾去啦!』

 

『下了鍾到我這兒來吧,你不來我不走,不見不散哈!』鄭魏很有名流風度的樣子,側身讓美女進來,亮起手牌給美女看了看,壞壞地笑著。

 

整條街道空蕩蕩的,我坐在自己開的一間電器維修部裡,渾身冰涼不想做事,剛好鄭魏打來手機,問我是否去一家常常去的『龍盛灣』洗浴中央洗桑拿,我便沒有猶豫,讓他開車來接我。

做夢我也不曾想到,我這麼自信、這麼陽剛帥氣、這麼有男人味、這麼有女人緣的男人,居然也有被女人甩掉的時候。

 

我明白一個道理,男人可以沒有愛情,但不可以沒有尊嚴。既然不能給她帶來幸福的糊口,那就學會放手。

 

美女笑得粲然,招起小手搖了搖,說:『好的呀,等會兒你讓吧臺叫我啦!』

 

電梯門垂垂關上,不知道美女到哪個包間忙活去了,歡樂即將屬於另一個男人,我們暫時只有艷羡的份兒。

 

鄭魏按響喇叭,試了幾下沒有擠過去,打開車窗吼道:『欠抽啊你!前面不是有個車位嗎?』

 

保安也不示弱,大著嗓門說:『你看不見啊,那是路口能泊車嗎?』

 

『靠!敢跟你大爺這樣說話!』

 

我一把沒有拉住,鄭魏沖下車子上去就是一腳,保安一個趔趄倒在了地上,鄭魏還要繼承攻擊,我連忙拽著他的胳膊。

 

面臨強盛的黑惡勢力,我徐徐地懂得了,只有攻擊纔是最好的防備。

 

當然,不管聊到什麼話題,終極能夠引起共識的,除了錢,還有就是漂亮的女人。

 

也許默默地祝福,纔是治療傷痛最好的方法吧。

 

電梯到了五樓,門打開時,我面前一亮,一位長相非常標致,穿戴極其暴露的女孩子,正等在電梯間門口。

 

穿過左邊長長的走廊,我對吧臺裡一位阿姨級的服務員說:『502開下門!』

 

 

更讓我沒有想到的是,被甩了將近半年的時間,我居然還會在無數個夜晚,苦苦地追憶著她的好。

 

被踹的保安沒了脾氣,爬起來躲到一邊不吱聲了,鄭魏方纔消了氣坐回車裡,正好有一輛車開走空下一個車位,另一輛車打算搶先跟進,鄭魏一轟油門,方向盤一切一打,穩穩當當地把車停在了車位上。

 

 

 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WWW.99SN.NET/index.php (昆明桑拿休闲会所&版权所有)